“华严全球论坛”工作坊各项主题活动

2010年09月06日 点击:0

法鼓山文宣处辅导法师果祥法师

 

跨宗教交流经验、心得分享

 

摘要

 

宗教的目的应是为人类创造和谐, 然而, 吊诡的是几世纪以来, 在中东以及欧亚非各洲中,有许多国家、地区,常常因为宗教信仰的不同,而冲突、战乱层出不穷。反观其它一些地方,例如我所生长的台湾,近三十年来,不同信仰的宗教师,和宗教信徒,互相交往,彼此协助、合作,甚至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。我本人就有许多和友教人士交往的珍贵经验。我相信不同宗教信仰者的友谊, 对于世界和平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, 因此十分乐意与大家分享我个人的经验。

 

一.    前言

 

我自从民国69年出家之后,就经常看到圣严师父主持的禅修和佛学讲座中,有神父、修女参予。圣严师父也经常带领弟子,接待来寺参访的神父、修女团. 也许受到亲教师的影响,我自己也很喜欢和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士互动。也可能因为我是出家人,我和修女及女牧师互动交流的机会不少。我认为这些经验是我生命中的珍宝,以下即是我的一些经验。

 

. 本文

 

我第一次和修女往来的经验,是在民国70多年时,有一次圣严师父到南部演讲,有一位居士带来一位修女整天随我们拜会机关、参访道场。虽然宗教信仰不同,但是因为行程中,只有我们两位女性出家人。很自然地,我们便整天搭乘同一部轿车,也随时随地走在一起、坐在一起。闲聊中,我们互相询问彼此的生活状况。我己经不记得这位修女的姓名了,但是我记得她告诉我,她每天早上5:00 钟起床。她的生活很简单,饮食也很少变化。早餐常常生吃小黄瓜配面包。她认为她的早餐相当美味可口、百吃不厌。这位修女也参加了圣严师父对社会大众的通俗佛学讲座。后来,我们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连络了。回忆我生平第一次亲近地与修女相处,是非常温馨,美好,愉快的经验。.

 

我对于叶宝贵修女留有深刻的印象。第一次见到叶修女, 是在玄奘大学与弘誓学院合办的学术会议中. 叶修女是论文发表人,从她的发表中,我认为叶修女是一位很有想法、很先进的修女,对她相当地佩服。休息时间中,我便找她闲谈,并留下她的通讯数据。第二次见到叶修女,是在民国93年,法鼓山响应世界防治自杀日,办了一个健行活动。圆满之前,叶修女应邀致词。当时我有些惊讶,法鼓山的大活动,竟然邀请一位修女划下圆满的句点。我想叶修女一定是一位非常热心公益,经常活跃地, 参予各种不同性质的社会公益活动的修女。我也相信她是一位喜欢和所有正派的团体结合,创造社会人群的幸福的修女。

 

法鼓山的发源地北投中华佛教文化馆,正好座落在一间天主堂隔壁。这座天主堂的修女,照顾了一些弱势儿童、青少年和外籍新娘。有一些佛教团体,佩服修女的善举,经常给予她们物资的支持。我们办活动之后,剩下的食物和日用品,也经常送给天主堂。修女也经常搭乘法鼓山的交通车下山去主持灵修。有时我和她们搭乘同一班交通车,正好能和她们聊天。其中有一位汤静莲修女建议,我们佛寺的比丘尼和天主堂的修女定期聚会联谊。可惜后来各忙各的,这个建议始终无法实行。不过, 我们和修女一直保持着和谐的友好关系。圣严师父也曾经应修女的邀请,前往天主堂和修女们喝茶聊天。

 

因地缘关系而与友教信徒互动的事,我在民国86年派驻台东分院时,也有历时年余与的经验。当时,法鼓山台东分院,借用萧敬枫医师座落在卑南的房舍办公, 我的寮房也在办公室内。巧合的是,前后左右的邻居,百分之八九十皆信仰一贯道。也许有人会想到,处在这样的环境中,我一个比丘尼可能会很孤独寂默。然而, 事实上却正好相反. 相聚只有五十公尺远的一户人家,有一位大约60余岁的老菩萨,虽然是一贯道的道亲,但是她对我这位佛教的宗教师,非常护持,和我有相当频繁的互动。有一次,圣严师父赴台东分院关怀信众,她把家里最好的盆栽任我借用,协助我把一片荒芜的草地,巧妙地变成了一座美丽的花园。回顾这位老菩萨的纯良、亲切、友善,以及对我提供的协助,是我在台东两年多中,最美好的经验之一。除了这位老菩萨之外,我们对面也有一位男众道亲,对我也相当友善,经常送我蔬菜、水果等当地的农产品。见面时也都很亲切、欢喜的互相问候。我住在一贯道村落内,没有受过任何的宗教偏见、歧视的困挠。反而受到道亲特殊的照顾,是我的出家生涯中,相当难得的美好经验。

 

我有一位修女朋友,出生在一贯道信仰的家庭中。她告诉我, 她当修女之前,曾经请教一位一贯道的长辈,对她的选择有什么意见。他的回答十分开明,他说:一个人一生中, 有两件事情一定要自己决定,一件是婚姻,一件是宗教信仰。这位修女目前任教于辅仁大学,她在辅大宗教研究所就读博士班时,与毕业自中华佛学研究所的道兴法师,成为莫逆之交。她认为友情与宗教信仰无关,而与价值观及个性有关。我透过道兴法师的因缘,也和胡修女成了朋友。我们总是三个人一起见面。我从胡修女身上,学到许多有关天主教的教义,和灵修经验的知识。我们三位女性出家众在一起,每次都谈得非常充实愉快。

 

我最不能忘怀的老朋友之一,是民国81年,我在美国密西根大学认识的柯果林女牧师。第一次同班上课之后,柯牧师即主动地自我介绍,并邀请我参加他们每周三晚上的餐会。他们这个素食的晚餐会,,并不限于基督徒参加.只要邻居、亲友中,有人愿意一起吃顿晚餐,谈论世界各地的灾难,如何采取救援行动,即欢迎参加。记得他们曾经问我,追求宗教信仰的历程。我豪不隐瞒地回答他们,我学佛之前, 参加过基督徒团契。他们也很能理解,这是我个人的信教历程,并没有因此而有不悦的表示。

 

我虽然只参加过两次聚餐,但是我和柯牧师,始终保持非常友好的关系。我曾应邀到她家吃圣诞夜的大餐,后来虽然无法履约,但是对于她的邀约深怀感激。另一次的大事我倒是赶上了,柯牧师升职时,我应邀赴教堂参与盛大的典礼。当时所有来宾皆盛装出席,我一个灰袍圆顶的佛教比丘尼,在教堂的盛典中,似乎没有引起任何特殊的注意。礼成之后,我又荣幸地受邀,与少数贵宾,趋车抵达柯牧师的华夏参加午宴。

 

我很欣赏柯牧师对家人不同饮食、生活习惯的包容。她自己素食,却天天为先生、儿女准备荤食。她的先生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,家庭生活十分幸福美满。她除了照顾家庭,任职教会之外,50多岁的她,抽出空档在密大攻读博士学位。但是我最佩服她的,还是她能够跳脱传统的胸怀与气度。有一次,我和一个朋友请教她,圣经中说,不信耶和华的人,在末日审判的时候,将会被判下地狱,果真如此吗?没想到她的回答竟然是:不会!妳们不相信就不会下地狱!只有我才会下地狱。而且,如果我在天堂找不到妳们,那个天堂也不是什么好地方,我也不要去那样的天堂。虽然我离开美国以后,再也没有和柯牧师连络了。但是她对我的友谊,和对真理的热爱,尤其是敢于打破传统的思维与行动的勇气,都令我怀念不已。

 

我最好的修女朋友,是在去(2009) 年国际佛教善女人, 11届大会, 在越南举行时认识的。当时,有一位身穿雪白修女服的年轻修女,穿梭在会场中,接待贵宾、发表论文、担任翻译、主持工作坊,有时又看到她在义工室内的时间很长。直到看到她发表的论文, 是介绍瑞妙比丘尼的生平事迹时,我才明白,这位修女名为王马利亚,她是一位华裔的美国人。她以四弘誓愿贯串全文,介绍瑞妙比丘尼跨跃语言、宗教的藩蓠,接引了许多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士信仰三宝。从她的报告中,我深深地受到感动,认为这位修女,如此深入地介绍一位比丘尼,这样的气度不是一般修女所有的。

 

她一下台,我便上前致意,表达我对她的论文的欣赏和感动,并且致赠一片法鼓全集光盘给她。隔天见面时,她带来了夏威夷的名产。尤其感人的是,她把昨天在台上报告时,所配带的花圈送给了我。并且向我表示,她知道佛教的出家人不能配带饰品,但是瑞妙比丘尼在夏威夷,为了接引不同背景的人学佛,必要时她也配带花环。她希望我也能像瑞妙比丘尼那样,打破文化的框架,把佛法传播在各种不同背景的人群中。这串花环所带代表的意义和友谊,对我而言十分珍贵。

 

回到自己的居住地后,是我跟马利亚修女深入交往的真正开始。透过电子邮件,我们所谈的内容很广,包括宗教、艺术、哲学、生活经验等等。尤其重要的是,彼此互相勉励,互相祝福,互相溉注温暖与热忱,让我学到、得到太多太多了。我深深地感受到,不同语言、不同国籍、不同宗教背景的宗教师的友谊,是人间的至宝。

 

. 结语

 

我相信宗教必须站在人本的立场,宗教的目的是, 促进全体人类的和谐、和平、和乐、幸福与圆满。不同宗教信仰的宗教`师和宗教信众,可以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。不需要因为宗教不同而互相批评、毁谤、敌对、攻击、杀戮。我在法鼓山看到的我的亲教师的作法,以及这三十年来,我自己的经验,更令我相信,公元两千年,圣严师父在联合国大会堂中所说的一段话的重要性: 任何宗教的信徒,如果发现自己的宗教中,含有违反人类和谐、和平的教义,应该给予它重新省视,重新诠视它的内涵,才能为人类带来更多的和平、幸福与安乐。

         

关键字:华严论坛;大华严寺;海云

传真:010-51662115转8013   信箱:admin@fjnet.com    QQ:847698935
吉祥宝塔迎请:15117935615   010-51662115转8026   010-51656995
投稿:010-51662115转8005   信箱:news@fjnet.com(国内)fo84000@gmail.com(国际)   QQ:983700265
办公地址:北京朝阳区外馆斜街甲1号泰利明苑A座公寓9B-11C  邮编:100011  乘车路线及地图
Copyright 1999 - 2011 佛教在线  网站地图  义工报名QQ:847698935
All Rights Reserved Chinese Buddhism Online